不想那玩意儿纹丝不动。我真不知道该夸老木头手艺好,还是骂他坏了我们的大计

本文由 pengjunming 于 2019-6-25 19:56 发布在     

老木头家的竹楼,就在月苗寨边上,离寨上的碉堡围墙大概有四五百米的距离。现在是晌午时分,太阳高照,我们从草丛里走反而更加容易暴露目标,不过此刻村中到处都有追兵,  我也顾不得会不会被碉楼上的民兵看见,拖着他们二人一路沿着向老木头事先指好的路线跑。老木头说过围墙下有一处洞口,是供泄洪时使用的。他曾经给泄洪口做过栅栏,那个地方是整座碉堡最为脆弱的环节,只要将木栅栏卸开来就能钻到外面去。这个工程是他亲自做的,泄洪口的位置没有人比他更清楚。我们沿着他画的路线图,穿过草丛来到了墙下,很快就发现了一处被青苔覆盖住的洞口。我们三人贴着围墙,头顶上就是碉楼的瞭望口。这个时候,只要有人往下一低头,我们立马就会暴露。我让四眼和蒋书记先闪到边上,自己将迷彩包顶在头上,然后蹲下身去检查洞口,将杂草与青苔扯开之后,果然看见一处半米高的木栅栏。栅栏的另一头黑黢黢的,散发出一股下水道的恶臭,想来就是老木头当年负责监工的泄洪口。我皱着鼻子,伸手掂量了一下,抓住栅栏两端使劲拉扯了一阵,不想那玩意儿纹丝不动。我真不知道该夸老木头手艺好,还是骂他坏了我们的大计

发表评论:

最新评论
网站管理  |  加拿大鹅羽绒服官网  |  手机版  |  RSS  |  留言建议  |  关于本站  |  联系方式

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emlog Themes by 易玩稀有